是刘彻的妃子,汉昭帝刘弗陵的生母。对于的有两种说法,一种是班固在《汉书》里称在甘泉宫修养,随侍的钩弋夫人犯了过错,武帝斥责钩弋,后来钩弋夫人忧于云阳宫,就地下葬。另一种是褚少孙在《史记》里的补记:武帝为防患女主乱政,立子杀母。对于这两种说法哪个是真的呢?钩弋夫人究竟是怎么的呢?
钩弋夫人简介
钩弋夫人,赵氏,西汉齐国河间武垣县人,刘彻的妃子,汉昭帝刘弗陵的生母。传说她天生握拳不能伸展,汉武帝过河间,「望气者言此有奇女」,于是召见她并将其手展开,展开后掌中握有一玉钩,因此被称为「拳夫人」,又称钩弋夫人,后被封为婕妤。
据说钩弋夫人死于巫蛊之祸的遗音。征和二年,发生了著名的「巫蛊之祸」。皇后卫子夫、太子刘据因受苏文、江充、韩说等人诬陷不能自明而起兵,兵败后自杀。之后武帝一直没有立太子。他讨厌另两个儿子燕王丹和广陵王胥,于公元前88年立钩弋夫人所生的儿子刘弗陵为太子,但是,那时钩弋夫人十分年轻,刘弗陵只有五六岁;于是汉武帝决定钩弋夫人必须死。
班固《汉书·孝武钩弋赵婕妤传》对此事记载得很隐讳,只说:钩弋「从幸甘泉,有过见谴,以忧死」。但如果查司马光《资治通鉴·汉纪十四·武帝后元元年》,就可以得到真相:「后数日,帝谴责钩弋夫人;夫人脱簪珥叩头。帝曰:『引持去,送掖庭狱!』夫人还顾,帝曰:『趣行,汝不得活!』卒赐死。」
侍从们对汉武帝要立钩弋夫人的儿子当太子了,却还要除去母亲表示不解。汉武帝说:这正是你们这些见识低下的人所不懂得的,「往古国家所以乱,由主少、母壮也。女主独居骄蹇,淫乱自恣,莫能禁也。汝不闻吕后邪!故不得不先去之也。」好可怜的钩弋夫人啊,就因为儿子要当太子,自己就必须被处死。

导读:美丽的钩弋夫人委屈地死了,死在她那个可畏可敬而从不可亲可爱的丈夫手里。我们可以想象,当武帝下令将她送达庭狱,她被那些粗鲁的武士推搡着娇弱的身躯往宫外走去时,她在惊

美丽的钩弋夫人委屈地死了,死在她那个可畏可敬而从不可亲可爱的丈夫手里。我们可以想象,当武帝下令将她送达庭狱,她被那些粗鲁的武士推搡着娇弱的身躯往宫外走去时,她在惊惧间无助地回顾武帝的那一眼,该是何等的凄凉而阴冷。

图片来源于砮皂的价码网络

韦德娱乐,当武帝的病体日渐沉重时,他也许终于明白了世上很可能并没有神仙,自己虽然贵为天子,也不免终为黄土。这样,他不得不考虑身后之事了,那就是即使自己不能长生不老地做皇帝统治天下,也应该由自己的子孙后代坐享其成。思来想去,他决定立刘弗陵为太子。刘弗陵时年七岁,是个活泼可爱的孩子。武帝猛然想起汉初吕后故事,心中不由一惊,当即决定立刘弗陵为太子的同时,处死刘弗陵的生母——也就是他晚年最宠爱的妃子钩弋夫人。

汉武帝原本也算多情种子,八九岁时就对他的表姐——也就是他后来的皇后——做出过等他长大后要盖一座金屋给她住的许诺。但如果女人一旦被他认为有可能危及他家的江山时,这女人除了赶紧地、自觉地、知趣地死去,别无他路。

关于处死爱妃钩弋夫人的情景,司马光写道:“后数日,帝谴责钩弋夫人,夫人脱簪珥叩头。帝曰:‘引持去,送掖庭狱!’夫人还顾,帝曰:‘速行,汝不得活!’卒赐死。顷之,帝闲居,问左右曰:‘外人言云何?’左右对曰:‘人言且立其子,何去其母乎?’帝曰:‘然。是非儿曹愚人之所知也。往古国家所以乱,由主少母壮也,女主独居骄蹇,淫乱自恣,莫能禁也。汝不闻吕后邪!故不得不先去之也。’”

当雄才大略的一代英主竟然对一个自己深爱的妇人感到恐惧时,我们才恍然明白,专制与独裁体制下的君主虽然看上去威武而坚挺,实际上却比一张白纸更加脆弱。美丽的钩弋夫人委屈地死了,死在她那个可畏可敬而从不可亲可爱的丈夫手里。我们可以想象,当武帝下令将她送达庭狱,她被那些粗鲁的武士推搡着娇弱的身躯往宫外走去时,她在惊惧间无助地回顾武帝的那一眼,该是何等的凄凉而阴冷。

杀了可能成为吕后的女人并立了太子,既然天下没有不死药,武帝自然可以死了。武帝虽死了,但正如他生前所追求的那样,他成了历代帝王的楷模。千载以来,他一直以英雄和英主的身份出现在后人的记忆与历史的记忆中。

但是,如果我们深深地反思一番就会明白,生活在武帝时代的人民一定是痛苦的!武帝浓墨重彩的文治武功,正是以牺牲无数如同蝼蚁般百姓的性命和幸福来换取的。文帝和景帝统治时期,天下无事,皇帝没有武帝那样的英雄梦与诗人气,历史因此看起来平淡无奇,但人民却生活在和平与安宁之中。

钩弋夫人赵氏,名不详,河间武垣县人,一说今河北阜城县娘娘庙村人,汉武帝刘彻宠妃,汉昭帝刘弗陵的生母。
传说赵氏天生握拳不能伸展,汉武帝过河间,“望气者言此有奇女”,于是召见她并将其手展开,展开后掌中握有一玉钩,因此被称为拳夫人,又称钩弋夫人,后被封为婕妤。

班固在《汉书》里称汉武帝在甘泉宫修养,随侍的赵氏因犯过错,遭到汉武帝斥责,后来赵氏忧郁而死于云阳宫,就地下葬。现在更流行的说法是褚少孙在《史记》里的补记:汉武帝为防患女主乱政,立子杀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