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名:柳浑

柳载梁城乡思义里
。他幼时便成为孤儿,有巫人给他看相说,“此儿相贱,且短命,若为僧、道,可缓死。”家人欲从其言。柳载说:“不读诗书,去当术士,不如速死。”于是发奋求学。

柳浑人物生平简介 柳浑是哪个朝代的人?

猎历史网 – www.373cn.com/2018-10-01/ 分类:历史名人/阅读:
柳载梁城乡思义里
。他幼时便成为孤儿,有巫人给他看相说,此儿相贱,且短命,若为僧、道,可缓死。家人欲从其言。柳载说:不读诗书,去当术士,不如速死。于是发奋求学。
唐玄宗天宝元年,柳载登进士第,任单父 …

柳载梁城乡思义里
。他幼时便成为孤儿,有巫人给他看相说,“此儿相贱,且短命,若为僧、道,可缓死。”家人欲从其言。柳载说:“不读诗书,去当术士,不如速死。”于是发奋求学。

唐玄宗天宝元年,柳载登进士第,任单父县尉。唐肃宗至德年间,被江西采访使皇甫侁任命为判官,后迁衢州司马。

柳载曾一度弃官隐居武宁山。不久,被召回朝廷,拜监察御史。柳载生性放旷,不愿在朝廷做事,想求外职,“宰相惜其才,留为左补阙”。其后任殿中侍御史、知江西租庸院事。

唐代宗大历二年,魏少游镇江西,柳载任判官,累授检校司封郎中。开元寺僧与酒徒夜饮,失火,却归罪于守门人。人均知此系一冤案,不敢言。惟柳载与同僚崔祐甫为守门人鸣冤。自此,他以公正闻名当时。大历六年,路嗣恭接替魏少游,又任命柳载为都团练副使。大历十二年,柳载出任袁州刺史。

大历十四年,崔祐甫入朝为相后,推荐柳载为谏议大夫、浙江东西黜陟使。回朝后,加朝散大夫。又转任左庶子、集贤殿学士、尚书右丞,后加银青光禄大夫,迁官右散骑常侍。

图片 1

“奉天之难”时,唐德宗李适出逃奉天,柳载则隐匿于终南山。叛将朱泚以同平章事官职相诱,柳载未就。随后,柳载历经艰辛,十日之后才抵达奉天行在。后又随德宗逃往梁州。李晟收复长安后,柳载随德宗回朝,他对德宗说:“顷为狂贼点秽,臣实耻称旧名,矧字或带戈,时当偃武”,于是请求改名为柳浑。

贞元元年,柳浑被拜为兵部侍郎,获封宜城县伯。

贞元三年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仍判门下省,出任宰相。一次,德宗命玉工制作玉带,误伤一锷。工人害怕,至市上买他玉补上。德宗一看,不是同类,认为有欺君之罪,欲将玉工处死。柳浑说:“以法律,误伤乘舆器服,罪当杖。”由于柳浑执法公正,玉工杖打六十,得免一死,其余工人也被释放。

韩滉自镇海军入朝,德宗委以重任。朝臣虽有议论,均未直言。韩滉事无巨细,一概过问。有时竟超越自己职权以外。柳浑虽为韩滉所推荐,但也厌恶其专政,对韩滉说:“先相国因处事偏激,不一年而去任,今公奈何又蹈前非!”韩滉悔恨,其威稍减。

后来,德宗听信大将马燧等人的建议,与吐蕃订盟约于平凉。有人认为,此约可保百年无事。而柳浑却跪谏说:“吐蕃人面兽心,不可信。”德宗变色说:“浑,儒生,不晓边境之事。”果不出浑所料,夜半,邠宁节度使韩游瑰飞奏朝廷,告知吐蕃背盟,“将校皆覆没”。次日,德宗慰勉柳浑说:“你是一儒士,竟知万里以外的敌情,可嘉。”自此对柳浑骤加礼遇,在随后与宰相李泌的谈话中,甚至想将“刑法委浑”。

当初,柳浑与张延赏一同出任宰相,柳浑在议事时,屡次与张延赏产生分歧。张延赏让亲信对柳浑说:“相公是有德望的老臣,只要在朝堂上少说话,宰相之位便可保长久。”柳浑说:“你替我向张公道歉,我柳浑的头可以被砍下,舌头说话却是不能禁止的!”自此以后,两人便互生嫌隙。德宗喜欢斯文儒雅、不露锋芒的人,但柳浑朴实而正直,轻率而简易,举止随意,在德宗面前还常说俗语。德宗积累不满,打算将柳浑贬为王府长史,经李泌劝谏,德宗才将他罢为右散骑常侍。

柳浑与人交,以真诚相见。勤俭,不谋私利,不置产业。贞元五年,柳浑病逝于长安昌化里的家中,享年七十五岁。谥号“贞”。

大中二年七月十一日,柳浑与李岘等共三十七人得以绘像凌烟阁。

柳浑有文集十卷
,今已佚。《全唐文》录其文一篇:《请禁田季羔货宅奏》。《全唐诗》录其诗一首:《牡丹》。

柳浑为西晋汝南太守柳卓的后代,柳卓有四个儿子:柳辅、柳恬、柳杰、柳奋
,号称“东眷柳氏”。柳恬的曾孙柳世隆,任南齐尚书令;玄孙柳惔,任南梁左仆射。柳惔生柳映,柳映生柳奭。柳奭便是柳浑的高祖父。

别 称:柳载、柳宜城

唐玄宗天宝元年,柳载登进士第,任单父县尉。唐肃宗至德年间,被江西采访使皇甫侁任命为判官,后迁衢州司马。

字 号:字夷旷,一字惟深

柳载曾一度弃官隐居武宁山。不久,被召回朝廷,拜监察御史。柳载生性放旷,不愿在朝廷做事,想求外职,“宰相惜其才,留为左补阙”。其后任殿中侍御史、知江西租庸院事。

所处时代:唐朝

唐代宗大历二年,魏少游镇江西,柳载任判官,累授检校司封郎中。开元寺僧与酒徒夜饮,失火,却归罪于守门人。人均知此系一冤案,不敢言。惟柳载与同僚崔祐甫为守门人鸣冤。自此,他以公正闻名当时。大历六年,路嗣恭接替魏少游,又任命柳载为都团练副使。大历十二年,柳载出任袁州刺史。

民族族群:汉族

大历十四年,崔祐甫入朝为相后,推荐柳载为谏议大夫、浙江东西黜陟使。回朝后,加朝散大夫。又转任左庶子、集贤殿学士、尚书右丞,后加银青光禄大夫,迁官右散骑常侍。

出生地:汝州梁县梁城乡思义里

“奉天之难”时,唐德宗李适出逃奉天,柳载则隐匿于终南山。叛将朱泚以同平章事官职相诱,柳载未就。随后,柳载历经艰辛,十日之后才抵达奉天行在。后又随德宗逃往梁州。李晟收复长安后,柳载随德宗回朝,他对德宗说:“顷为狂贼点秽,臣实耻称旧名,矧字或带戈,时当偃武”,于是请求改名为柳浑。

主要作品:《请禁田季羔货宅奏》《牡丹》

贞元元年,柳浑被拜为兵部侍郎,获封宜城县伯。

主要成就:立朝正直官 职兵部侍郎、平章事、右散骑常侍

贞元三年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仍判门下省,出任宰相。一次,德宗命玉工制作玉带,误伤一锷。工人害怕,至市上买他玉补上。德宗一看,不是同类,认为有欺君之罪,欲将玉工处死。柳浑说:“以法律,误伤乘舆器服,罪当杖。”由于柳浑执法公正,玉工杖打六十,得免一死,其余工人也被释放。

爵 位:宜城县伯

韩滉自镇海军入朝,德宗委以重任。朝臣虽有议论,均未直言。韩滉事无巨细,一概过问。有时竟超越自己职权以外。柳浑虽为韩滉所推荐,但也厌恶其专政,对韩滉说:“先相国因处事偏激,不一年而去任,今公奈何又蹈前非!”韩滉悔恨,其威稍减。

谥 号:贞

后来,德宗听信大将马燧等人的建议,与吐蕃订盟约于平凉。有人认为,此约可保百年无事。而柳浑却跪谏说:“吐蕃人面兽心,不可信。”德宗变色说:“浑,儒生,不晓边境之事。”果不出浑所料,夜半,邠宁节度使韩游瑰飞奏朝廷,告知吐蕃背盟,“将校皆覆没”。次日,德宗慰勉柳浑说:“你是一儒士,竟知万里以外的敌情,可嘉。”自此对柳浑骤加礼遇,在随后与宰相李泌的谈话中,甚至想将“刑法委浑”。

籍 贯:河东解县

当初,柳浑与张延赏一同出任宰相,柳浑在议事时,屡次与张延赏产生分歧。张延赏让亲信对柳浑说:“相公是有德望的老臣,只要在朝堂上少说话,宰相之位便可保长久。”柳浑说:“你替我向张公道歉,我柳浑的头可以被砍下,舌头说话却是不能禁止的!”自此以后,两人便互生嫌隙。德宗喜欢斯文儒雅、不露锋芒的人,但柳浑朴实而正直,轻率而简易,举止随意,在德宗面前还常说俗语。德宗积累不满,打算将柳浑贬为王府长史,经李泌劝谏,德宗才将他罢为右散骑常侍。

柳浑–唐代名相

柳载生于汝州梁县梁城乡思义里
。他幼时便成为孤儿,有巫人给他看相说,“此儿相贱,且短命,若为僧、道,可缓死。”家人欲从其言。柳载说:“不读诗书,去当术士,不如速死。”于是发奋求学。

唐玄宗天宝元年,柳载登进士第,任单父县尉
。唐肃宗至德(756年—758年)年间,被江西采访使皇甫侁任命为判官,后迁衢州司马。

柳载曾一度弃官隐居武宁山。不久,被召回朝廷,拜监察御史。柳载生性放旷,不愿在朝廷做事,想求外职,“宰相惜其才,留为左补阙”。其后任殿中侍御史、知江西租庸院事。

唐代宗大历二年,魏少游镇江西,柳载任判官,累授检校司封郎中。开元寺僧与酒徒夜饮,失火,却归罪于守门人。人均知此系一冤案,不敢言。惟柳载与同僚崔祐甫为守门人鸣冤。自此,他以公正闻名当时。大历六年,路嗣恭接替魏少游,又任命柳载为都团练副使。大历十二年,柳载出任袁州(治所在今江西省宜春)刺史。

大历十四年,崔祐甫入朝为相后,推荐柳载为谏议大夫、浙江东西黜陟使。回朝后,加朝散大夫。又转任左庶子、集贤殿学士、尚书右丞,后加银青光禄大夫,迁官右散骑常侍。

“奉天之难”时,唐德宗李适出逃奉天,柳载则隐匿于终南山。叛将朱泚以同平章事官职相诱,柳载未就。随后,柳载历经艰辛,十日之后才抵达奉天行在。后又随德宗逃往梁州。李晟收复长安后,柳载随德宗回朝,他对德宗说:“顷为狂贼点秽,臣实耻称旧名,矧字或带戈,时当偃武”,于是请求改名为柳浑。

贞元元年,柳浑被拜为兵部侍郎,获封宜城县伯。

贞元三年,柳浑以本职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仍判门下省,出任宰相。一次,德宗命玉工制作玉带,误伤一锷。工人害怕,至市上买他玉补上。德宗一看,不是同类,认为有欺君之罪,欲将玉工处死。柳浑说:“以法律,误伤乘舆器服,罪当杖。”由于柳浑执法公正,玉工杖打六十,得免一死,其余工人也被释放。

韩滉自镇海军入朝,德宗委以重任。朝臣虽有议论,均未直言。韩滉事无巨细,一概过问。有时竟超越自己职权以外。柳浑虽为韩滉所推荐,但也厌恶其专政,对韩滉说:“先相国因处事偏激,不一年而去任,今公奈何又蹈前非!”韩滉悔恨,其威稍减。

后来,德宗听信大将马燧等人的建议,与吐蕃订盟约于平凉。有人认为,此约可保百年无事。而柳浑却跪谏说:“吐蕃人面兽心,不可信。”德宗变色说:“浑,儒生,不晓边境之事。”果不出浑所料,夜半,邠宁节度使韩游瑰飞奏朝廷,告知吐蕃背盟,“将校皆覆没”。次日,德宗慰勉柳浑说:“你是一儒士,竟知万里以外的敌情,可嘉。”自此对柳浑骤加礼遇,在随后与宰相李泌的谈话中,甚至想将“刑法委浑”。

当初,柳浑与张延赏一同出任宰相,柳浑在议事时,屡次与张延赏产生分歧。张延赏让亲信对柳浑说:“相公是有德望的老臣,只要在朝堂上少说话,宰相之位便可保长久。”柳浑说:“你替我向张公道歉,我柳浑的头可以被砍下,舌头说话却是不能禁止的!”自此以后,两人便互生嫌隙。德宗喜欢斯文儒雅、不露锋芒的人,但柳浑朴实而正直,轻率而简易,举止随意,在德宗面前还常说俗语。德宗积累不满,打算将柳浑贬为王府长史,经李泌劝谏,德宗才将他罢为右散骑常侍。

柳浑与人交,以真诚相见。勤俭,不谋私利,不置产业。贞元五年二月五日,柳浑病逝于长安昌化里的家中,享年七十五岁。谥号“贞”。

大中二年七月十一日,柳浑与李岘等共三十七人得以绘像凌烟阁。

柳浑与人交,以真诚相见。勤俭,不谋私利,不置产业。贞元五年,柳浑病逝于长安昌化里的家中,享年七十五岁。谥号“贞”。

大中二年七月十一日,柳浑与李岘等共三十七人得以绘像凌烟阁。

柳浑有文集十卷
,今已佚。《全唐文》录其文一篇:《请禁田季羔货宅奏》。《全唐诗》录其诗一首:《牡丹》。

柳浑为西晋汝南太守柳卓的后代,柳卓有四个儿子:柳辅、柳恬、柳杰、柳奋
,号称“东眷柳氏”。柳恬的曾孙柳世隆,任南齐尚书令;玄孙柳惔,任南梁左仆射。柳惔生柳映,柳映生柳奭。柳奭便是柳浑的高祖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