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知大道,必先为史。”认识和研究历史,是人类智慧的重要源泉。马克思主义是在科学认识和研究人类社会历史的基础上创立和发展的,科学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并确立了唯物史观的基本立场、观点和方法,为人们认识和研究历史开辟了科学道路。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马克思主义揭示了事物的本质、内在联系及发展规律,是“伟大的认识工具”,是人们观察世界、分析问题的有力思想武器。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是当代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区别于其他哲学社会科学的根本标志。历史研究作为“一切社会科学的基础”,必须更加坚定、更加自觉地坚持马克思主义,始终高扬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的光辉旗帜。


要:
近年来,唯物史观受到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严重挑战。坚持以唯物史观指导我国史学研究,批判历史虚无主义,是我国史学发展必须解决好的首要问题,为此,必须坚持唯物史观的基本立场、基本观点、基本方法。历史学具有鲜明的意识形态属性,因此,要深刻认识到唯物史观是史学研究的利器,宏扬我国史学研究的马克思主义优良传统,坚持用唯物史观指导史学研究。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中国特色史学建设,需要树立强烈的社会责任感,灵活运用马克思主义世界观方法论,努力为人民而从事史学研究;需要不辜负时代要求,努力推进我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及其话语体系创新建设;需要加大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与史学研究成果普及,反对历史虚无主义。

关键词:唯物史观 中国特色 马克思主义 史学

历史是人类对自身以往思想认识和实践活动的记载,是人类文明曲折发展、多样性发展的轨迹。历史发展从来就不是杂乱无章的,而是体现了人民创造历史的智慧和力量,蕴涵着人类社会发展规律,饱含着国家兴亡、民族盛衰的经验与教训。历史也总是向前发展的,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挡历史的脚步。

为了更好地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必须把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我国哲学社会科学领域的指导地位,坚持以唯物史观为指导,加快构建中国特色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和史学学科创新体系作为中国史学界的重要任务。

历史是人类把握今天、创造明天的一个向导,是人类了解现在和正确地走向未来的一块基石。对于每个人来说,“不通古今,马牛而襟裾”;相反,则“寂然凝虑,思接千载”。对于一个民族来说,忘记自己的历史,就意味着背叛,是没有力量、没有希望、没有前途的;相反,以史为鉴,则可以知兴替。对于一个政党来说,不善于从历史中总结经验、汲取教训,终将被历史所淘汰;相反,注重从人类社会的历史中认识和把握社会发展规律,则能够成为顺应历史潮流、善于治国安邦的自觉政党。历史是一面映照现实、透视未来的明镜。看历史,就会看到方向、前途和光明。

一、坚持唯物史观的立场、观点和方法

韦德娱乐,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研究人类社会历史,发现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发现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它所产生的资产阶级社会的特殊运动规律,即马克思一生中两个伟大的发现——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学说,使社会主义由空想成为科学,也使历史研究在历史观的变革中成为历史科学。

唯物史观的创立,是人类思想史上的一次伟大革命。它将唯心主义从社会历史领域彻底清除出去,从而彻底解决了历史观领域唯心史观长期占统治地位的状况,实现了自然观上的唯物主义与历史观上的唯物主义的统一,马克思主义哲学成为彻底的和完备的唯物主义学说。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在革命、建设、改革各个历史时期,我们党运用历史唯物主义,系统、具体、历史地分析中国社会发展的规律,在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过程中不断把握规律、积极运用规律,推动党和人民事业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历史和现实都表明,只有坚持唯物史观,我们才能更好地识别各种唯心主义观点、更好地抵御各种历史虚无主义谬论,才能不断把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规律的认识提高到新的水平,不断开辟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发展新境界。

中国史学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走上正确发展道路。马克思主义一经传播到中国,就与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的成立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并不断与中国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1919年,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李大钊在《新青年》杂志第6卷上发表《我的马克思主义观》,比较全面地介绍和阐述了马克思“特有的唯物史观”。唯物史观在中国的传播、应用和发展,开启并推动了现代中国思想界的根本变革,并在流派纷繁的现代中国史学界确立了中国史学的马克思主义方向。沿着这一方向,以郭沫若为代表的一批先进史学家,开始自觉地以唯物史观为指导,进行中国历史与中国社会问题的研究,形成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研究的早期成果。郭沫若的《中国古代社会研究》,堪称研究中国古代社会的马克思主义史学代表作和典范之作,深深影响了一代学人和学术。侯外庐在《韧的追求》中回忆说:“我一见郭沫若的《中国古代社会研究》,立刻就沿着他开辟的‘草径’(何等光辉的一条‘草径’),研究起王国维的遗产和郭沫若的方法。”
以唯物史观为指导,是中国史学马克思主义化的发展道路,形成和发展了以唯物史观为哲学基础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理论。正如郭沫若在中国史学会成立大会上所说,中国史学界在历史研究的方法、作风、目的和对象方面“开辟了一个新纪元”。

坚持唯物史观,需要准确理解和全面掌握历史唯物主义的科学体系。历史唯物主义理论体系的内容十分丰富。马克思和恩格斯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等著作中,对唯物史观的基本思想作了精辟论述,论证了唯物史观的基本范畴和规律,勾划出了唯物史观理论体系的基本框架和主要理论观点,如生产观点、群众观点、阶级和阶级斗争观点,以及社会存在和社会意识相互关系理论、社会经济形态理论、社会基本矛盾理论、国家、社会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社会意识形态理论、社会利益理论、人和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理论,等等。

在我国史学史上,正是在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下,不论是中国历史研究还是世界历史研究,也不论是中国古代史、近代史研究还是中国现代史、当代史研究,都日益呈现出繁荣发展的局面,为继承和发展毛泽东思想,确立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道路和制度,提供了重要思想材料,也推动了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的丰富和发展。

唯物史观是一个完整的、系统的、科学的理论体系,弄懂弄通唯物史观的基本观点,就可以更坚定地坚持工人阶级和人民群众的立场。而始终坚守工人阶级和人民群众的立场,又可以坚定地把握唯物史观的基本观点,就可以把这些基本观点作为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运用到实践中去,认识世界、改造世界;就可以坚守崇高理想信念,坚持正确方向,驳斥种种谬误,不断取得胜利。

近年来,唯物史观受到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严重挑战。当前,在我国存在一股否定历史唯物主义、否定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的错误倾向,集中体现为“三化”:一是把历史唯物主义、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边缘化”,二是在史学研究中“去政治化”,三是在史学研究中“去意识形态化”。这“三化”集中起来可以称作彻底的“告别革命”。这个“告别革命”,不仅是要告别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而且对于历史上一切推进社会进步的革命,都要告别。这股“告别革命”的错误思潮,实际上是一种逆历史而动的唯心主义历史观,形成了一股历史虚无主义思潮。

批判历史虚无主义,就应该坚持唯物史观的基本立场、基本观点、基本方法。江泽民同志多次强调:“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与人民群众同呼吸、共命运的立场不能变,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不能忘,坚信群众是真正英雄的历史唯物主义观点不能丢。”“要在全党范围内进行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的教育,批判各种否定、贬低人民群众在社会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的历史唯心主义观点,牢固树立推动历史前进的决定性力量是人民群众的科学观点。”要落实习近平总书记2013年12月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历史唯物主义基本原理和方法论进行集体学习时的要求:“推动全党学习历史唯物主义基本原理和方法论,更好认识国情,更好认识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大势,更好认识历史发展规律,更加能动地推进各项工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