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国家出版基金办:国家出版基金走过怎样的十年?

12月17日,2017年度国家出版基金项目终评大会在北京召开。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吴尚之出席会议并讲话。

近日,国家出版基金规划管理办公室公布了2016年度国家出版基金项目评审结果,我校获得立项资助1项。

出版基金;精品出版;基金规划管理办公室;主题出版;样书

据了解,国家出版基金自2007年设立以来,通过8次年度项目的专家集中评审,共遴选资助了2700多个优秀项目,其中,国家重点出版物出版规划项目近800个;已有1700多个项目推出成果,280多项成果荣获五个一工程奖、中国出版政府奖、中华优秀出版物奖等国家级重大奖项。在评审机制方面,国家出版基金已经建立起基金委、基金办、省级出版行政管理部门、项目承担单位四级管理体制,形成了从项目评审立项、实施监管到成果使用的全程绩效管理机制。

全国共有376个出版项目获得2016年度国家出版基金立项资助,其中由吉林教育出版社立项申报,我校杜凤国教授等人撰写的《长白山珍稀濒危植物的研究》被评定为2016年度国家出版基金项目,获得资助基金4万元。同时,该选题入选国家和吉林省“十三五”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

■十年来,国家出版基金从原来的资金扶持,变成一种荣誉,一种品牌出版的认可,与国家出版基金严格把握入选资助项目的评审标准、立项程序息息相关。

吴尚之在讲话中指出,基金评审工作要体现国家意志,服务党和国家工作大局,着力扶持政治导向正确、弘扬主流价值,对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建设、推动科学技术进步、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具有重要意义的优秀重大出版项目。要代表国家水平,推出精品力作,按照我国经济社会和文化发展总体要求,资助推出一批能够代表当前我国出版业最高水平,代表当前我国科学研究和文学艺术发展最高水平,代表当前我国文化建设最高水平的精品力作,充分发挥国家级文化基金的示范引导作用,引领出版行业生产出更多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能够体现时代精神和时代创造,体现中国特色、中国风格和中国气派的文化精品。要体现公益性质,注重社会效益,坚持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特别是对服务民族地区和特殊人群的优秀公益性项目要予以关注。

韦德娱乐,国家出版基金设立于2007年,是继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之后的第三大国家专项基金,主要支持具有重要思想价值、科学价值或文学艺术价值,对弘扬民族优秀文化和及时反映国内外新的科学文化成果有重大贡献的出版项目。

■要保证入选出版项目的高质量,严格的项目评审、实施监管和结项验收等一系列机制保障是关键。

对于如何把握评审标准,确保立项质量,吴尚之强调,要严把内容导向关,坚持正确的政治导向、文化导向和社会导向,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要严把出版价值关,坚持文化创新,全面衡量项目出版价值,打造具有创新价值的文化精品,确保国家出版基金的资助水平。对于那些低水平重复出版项目,不能予以资助。要严把项目实施关,客观论证项目执行能力,综合考量作者的学术水平、治学态度、学术声誉以及申报单位的专业优势、出版能力、社会信誉。要科学合理地核定资助额,力争将每一分钱都用在刀刃上。

也许,所有去过国家出版基金规划管理办公室样书库的人,都会感觉到一种强烈的震撼。而我,正是其中之一。

吴尚之希望各位专家继续发扬出版基金客观、公正的优良传统,遵循评审程序,严守评审纪律,严格评审标准,认真履行评审职责。

一排排顶天立地的书架,斑驳光影,书香萦绕。《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中国历代绘画大系》、“点校本‘二十四史’修订本”、《大中华文库》《大辞海》《大飞机出版工程》《北斗系统与应用出版工程》《中国文化发展史》《杜甫全集校注》《中国行政区划通史》《中华民国史》《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研究》《历史的轨迹: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东京审判出版工程》《中国边疆研究文库》……一部部精品图书如星辰闪烁,熠熠生辉。

在此前召开的初评会上,财政部文化司司长王家新介绍了近年来国家财政资助国家出版基金项目总体情况,并对本次评审工作提出了要求。终评会上,国家出版基金规划管理办公室主任陈亚明介绍了2017年度国家出版基金项目初评、复评情况。财政部、中宣部、科技部和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相关司局负责人及来自全国的评审专家参加会议。

这里有时代最具力量的思想者的集结,凝聚社会共识和意志,探寻当代中国的发展之途,更为解决世界问题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这里有5000年优秀传统文化的梳理和传承,古老民族要实现伟大复兴,既要以开放包容的视野探索成长的路径,更要从悠久历史中寻求延续的动力。而5000年文化所展示的思想与精神、理想与信念的力量,是这个民族对话世界的自信,引领世界的感召力;这里有最新的科技创新,展示国家和民族的创造力;这里辑录了历史的铁证,任何谎言在它面前都苍白无力。

关键词:出版基金

这就是文化的力量。它似乎看不见摸不着,却是一个国家和民族进步的力量本源。

2007年经国务院批准正式设立的国家出版基金,作为出版行业规模最大、影响力最大的政府基金,运行十年来,共遴选资助了3300多个优秀出版项目,其中国家重点出版物出版规划项目1000多个,资助对象覆盖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580多家出版单位。截至目前,已有2300多个项目推出成果,其中近500项成果获得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中国出版政府奖等国家级奖项。可以说,它无愧于自己的使命。

在2016、2017年两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举办的国家出版基金精品成果展上,原中央政治局常委刘云山同志两次驻足,并发表了讲话。去年9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专就国家出版基金十年资助工作情况向刘延东、刘奇葆两位中央领导作了报告。仅三天,两位领导同志作出批示,一方面充分肯定国家出版基金十年来取得的成绩,认为国家出版基金有力促进了精品出版和文化繁荣;另一方面则是殷殷嘱托,期望国家出版基金为提升我国文化软实力,建设文化强国作出更大成绩。

十年来,国家出版基金在推动精品出版、树立文化标杆、包括在助推出版业发展等方面,起到了它成立之初尚始料未及的作用——从原来的资金扶持,变成一种荣誉,品牌出版的认可,出版机构都以出版项目能够入选国家出版基金资助为荣,认为体现了自己精品出版的实力,这与国家出版基金严把入选资助项目的评审标准相关,更与国家出版基金严谨的项目评审、质量监管和结项验收等一系列机制保障相关。

尽管一部《国家出版基金管理制度汇编》已经厚达297页,国家出版基金办的考虑却依然是根据不断出现的新情况、新形势、新要求,如何进一步完善评审立项机制和项目管理机制,如何提高资助项目的质量,包括如何进一步发挥精品项目的社会影响力等。

“十年,只是一个新开始。”国家出版基金规划管理办公室主任陈亚明谦虚地说。

近期,纳入基金办考虑的包括,比如,为了体现公平公正的原则,基金规定每个出版社最多可以申报三个项目,但社与社之间出版能力确实存在差异,虽然实施了获国家级奖项可以奖励申报名额的管理办法,但“量的增长基数做大和申报质量如何能够同步提高”,是基金办近期重点关注的问题;比如,推动出版文化成果进一步服务社会,是否要专门出台一个“成果管理办法”;比如,为推动更多有思想创新的精品涌现,加大对中小型原创项目的资助扶持。

显然,国家出版基金不仅仅是要助推精品出版,写就一部中国出版精品史;他们的期待更在于,为这个进入复兴进程的民族和国家,提供文化和精神的基石与标杆。

相关文章